• <tbody id="3ryqg"><track id="3ryqg"></track></tbody>

    <th id="3ryqg"></th>

    <li id="3ryqg"><tr id="3ryqg"><u id="3ryqg"></u></tr></li>

        中華網 china.com

        河南
        當前位置:時尚 > 時尚新聞 > 正文

        爭議中的思考:我們需要什么樣的喜???

        爭議中的思考:我們需要什么樣的喜???
        2022-11-30 09:46:30 來源:文匯報

          圖為《一年一度喜劇大賽2》中,“小婉管樂”組合的作品《千年就一回》劇照

          《一年一度喜劇大賽》第二季(以下簡稱“二喜”)在經歷了口碑的起起落落后,即將走向尾聲。作為“一喜”的延續,觀眾總免不了將它們對比評價,認為“一喜”YYDS,“二喜”不夠好笑,好磕的CP也遠沒有“一喜”多……究其原因,一方面,在于“一喜”的炸圈直接拉高了觀眾的審美期待;另一方面,也源于“二喜”本身所暴露出的劇作、表演、評判標準等方面的問題。

          喜劇變得不好笑?

          為什么喜劇不好笑了?這是“二喜”播出過程中觀眾提出最多的問題之一。喜劇本是引人發笑的藝術,但卻讓人看出了尷尬與壓抑,甚至還不乏非但沒讓人笑、卻很好哭的作品。

          “二喜”中,《兩兄弟牛排店》利用口音梗以及心理語言外化的老套形式,強行制造笑點,尷尬的劇情依靠牛、漢堡、酸黃瓜等裝扮與道具來拼湊、彌補,最后,莫名其妙的兄弟情也讓觀眾難以產生共鳴?!兑黄鹑ヂ眯小分v述了三個朋友要出去旅行卻最終沒有成行的故事,作品將陳舊的段子與不靠譜的噱頭進行組合,通過三位演員嘶吼、爭執、使相的用力表演,來制造喜劇效果,最終淪為一場尷尬的鬧劇。相似的問題還出現在《我不唱》《別送我》《最好的房子》等作品中,或許對于喜劇而言,大力并不會出現奇跡,單薄的劇情在用大力、使勁兒的表演面前,反而顯得更為蒼白和無力。

          這里還要說說“姐盡全力”喜劇小隊,三位姐姐與她們的作品,在這一季節目中收獲到了褒貶不一的評價。有網友評價《媽媽的味道》看得淚流滿面、泣不成聲;有人認為作品說教意味太重,會有感動,但笑不出來;還有人認為作品充滿了道德綁架的元素,讓人不適。這部作品將情景設置在“媽媽的味道”主題餐廳中,以顧客隱喻女兒,服務員隱喻媽媽,經理隱喻祖母,在點菜、用餐的矛盾與爭執中將三人間的代際關系扭結在一起。諸如“你現在不聽我說,以后你會有后悔的時候”“我不是早就告訴你了嗎”等說教性的“媽式”口吻,更是讓人有一秒回到家里的感覺。作品的構思是精巧的,但是劇情與臺詞卻引發了爭議,顧客點自己喜歡的菜時,服務員以健康之名,不顧顧客的實際需求,另外上了一份“健康套餐”,兩人反復爭執、溝通無效后,經理前來調和。最后,顧客在服務員、經理的聲嘶力竭與恩威并施中,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,接納了這份媽媽味道的套餐。顧客最終和服務員、經理走向了生硬的和解,是這部作品飽受爭議的原因,面對令人窒息的母愛,不喜歡還要強迫自己接受,這份讓人無所適從的“控制感”,雖然被包裹上鮮艷的外衣,但依然無法改變它的本質。業界有觀點認為,喜劇的內核在于人物基于“擺脫困境”的內驅力,進而產生“行動線”,但這部作品中,“擺脫困境”的過程沒有建立在相互溝通與理解的過程中,而是在勉強與難以拒絕中,走向了一個人的妥協。雖然喜劇的內里是悲劇,但其表象卻不應該是悲劇。

          新形式小眾喜劇如何維系生命力?

          在“二喜”的舞臺上,黑場劇、木偶劇、音樂劇以及獨角戲等風格迥異的新形式喜劇紛紛亮相,它們的出現,拓寬了觀眾對于喜劇的認知,但同時,也引起了頗多的爭議和隱憂。

          新穎的形式會為觀眾帶來超出期待的新鮮感,但在首次亮相后,創作者又該如何不斷創新,維系作品的生命力呢?第一期“飛扯不可”小隊帶來的黑場劇《全民運動會》可謂腦洞大開,作品將常見的運動項目與我們息息相關的生活小事兒巧妙融合:看起來像游泳項目,實際上是在高峰期時的地鐵出站;你還在好奇怎么空場卡bug了,實際他們是在表演“放鴿子”……通過給觀眾建構預期,隨后再迅速打破它,在表演和解說之間的張力中,制造出反差感和喜劇感。作品沒有故事情節,沒有對白,更像是一連串的冷笑話,卻讓觀眾笑聲不斷、直呼“離了大譜”。然而,當觀眾接受這種新形式并產生更高的期待時,他們的第二部作品《老同學顯擺大會》明顯后勁不足,同樣的表現形式、同樣的預期違背,卻讓觀眾喪失了新鮮感,作品里不僅有“顯擺AJ”重復的梗,也有諸如“顯擺鉆戒”“顯擺發量”“顯擺老公”等都能被猜到的梗,這也讓他們止步第二輪比賽,究其原因,還是在于劇本創作趨于疲態、難以出奇出新。

          相似的問題也出現在李逗逗的獨角戲中,她的《再見》和《一個聚會》為我們呈現了兩個大型精分現場,將失戀女人和重度社恐人士演繹得鮮活且靈動,可以說,一個人撐起了一座情感宇宙。然而,她與“老師好”小隊的合作作品《膽小鬼》卻不盡如人意,演員們試圖將獨角戲與亮活兒融合為多人演繹的新型喜劇,雖然每個人都在努力,但似乎沒有把這股力集合起來,李逗逗暗戀的碎碎念顯得冗長而怪異,“老師好”中劉旸、松天碩的魔術與空翻花活兒也顯得突兀與多余,1+1<2的組合效果,讓作品既缺乏了獨角戲的形式特色,同時“老師好”小隊的表演優勢也沒有凸現出來。

          相比之下,“偶耶”小隊的木偶喜劇在第九期節目里尋找到了突破的方向。近兩個月來,關于木偶劇是否應該放在喜劇大賽的舞臺上呈現一直為觀眾所熱議,“偶耶”喜劇小隊的《男紙漢》和《小豬歸歸歸》,有童趣、專業、完整且藝術性強,但卻因喜劇元素不足被網友質疑是不是來錯了片場。鼓勵新形式與堅守喜劇精神如何達成平衡,“偶耶”小隊與第一季選手王皓合作的《難眠的夜晚》似乎給出了答案,當偶劇有了靈魂人物,木偶的出現與行動線也都有了支點,笑點也在人偶的互動中有的放矢,而偶劇與獨角戲的組合似乎又能成為新的表現形式。

          或許,喜劇大賽提供的就是一個新作品試錯與成長的空間,而作為觀眾的我們,也可以在“存在即合理”中,去感受多元形式作品所煥發的生命力,接納它們在自我糾正與革新中的不協調與不完美。

          劇作是根本:網感化與陌生化的表達

          好的喜劇不僅僅靠表演,它一定建立在扎實的文本基礎上。所以喜劇創作者要表演精進,更要關注文本。而“二喜”存在的問題與引發的質疑,其根本還是在于劇本立不住,缺乏生活邏輯與藝術邏輯的支撐。復盤“二喜”中諸多優秀的作品,都是基于扎實的劇作基礎,并融合了網感化與陌生化的表達。

          “少爺和我”小隊取材于風靡網絡的霸總網文,他們將其中的情節與對白抽絲剝繭,轉化為梗密又富羞恥感的網感化表達,在質樸少爺和矯情管家的錯位設計與矛盾反差中,達成了身份與形象對位的陌生化喜劇效果,而“我龍傲天要誓死守護劉波兒”“劉波兒劉海留疤”“用真心”也成為了被大家爭相傳播的經典臺詞?!芭诌_人”組合的《進化論》為我們上演了一出“大猩猩的進化游戲”,既搞笑又充滿智慧,“越覺醒越難受,越長大越孤單”的臺詞直擊人心,“你已經進化出了羞恥心,很多人類都沒有羞恥心”,更充滿了對人性的大膽諷刺,將喜劇的內核化入了反諷、隱喻的戲謔中。在“某某某”和“小婉管樂”組合完成的兩部王炸作品中,我們看到了出乎意料的兩種劇情設置,《軍師戀盟》將戀愛主題與《三國演義》里軍師的運籌帷幄得以融合,三次逆轉又從結構上呼應了“連環計”“計中計”的主題設計,在這場愛情游戲的攻守戰中,每個人都各得其所,結尾致敬《大話西游》的驚天反轉,更是以經典喚起了觀眾的情懷。而《遇人不贖》則是將沉重的生死話題,置入與之似乎并無關聯的海盜船場景中,表面上是一個被海盜綁架的人質等待贖金的故事,實則是一個患者不想拖累家人,而家人卻拼命搶救的溫暖故事,“船長”隱喻希臘神話中的冥河船夫,“大副”是大夫,“二副”是護士,而“家人”是阻隔在病患與死神之間堅不可摧的堡壘,作品用海盜船暗換了醫院的場景,將沉重的話題融于荒誕的游戲化演繹中,不禁讓人叫絕。

          優秀的喜劇作品往往具有共性,人物飽滿、邏輯嚴密、結構精巧、智慧充盈,輔以舉重若輕的演繹,在有反轉、有驚喜的設置中,讓觀眾在歡笑中排遣心中的不快、釋放積累的壓力,在諷刺與自嘲中完成共情、引發共鳴,在生活幕布下的鏡像自我中找到解決問題、自我救贖的可行性路徑,這或許就是馬東在節目中所說的喜劇最大的功德,也是那些不如人意的作品突破與努力的方向。

          (谷疏德,作者為中國傳媒大學人文學院副教授)

        標簽:

        (責任編輯:newscj)

        為您推薦

        家庭一级免费在线

      1. <tbody id="3ryqg"><track id="3ryqg"></track></tbody>

        <th id="3ryqg"></th>

        <li id="3ryqg"><tr id="3ryqg"><u id="3ryqg"></u></tr></li>